沙巴足球比分,沙巴足球开户,沙巴足球直播

爱我是你最不舍的疼痛

来源:沙巴足球直播时间:2017-02-14 09:12:50 责编:admin人气:

爱我是你最不舍的疼痛
1

那一年他坐在长满青草的山坡上,为我笨拙地梳一根小辫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此后的我们,再也不会那样亲密无间?

彼时的我,是个不知疲倦地满街跑的丫头,常常被他捉住,强行按在书桌前,教我认字。我哭哭啼啼,像个受了无限委屈的小羊羔,趁他不注意,便迫不及待地跑到母亲身边,控告他的恶行。母亲年轻的时候,曾经有过自己喜欢的人,终于还是被外公外婆强行拆散,嫁给了做民办教师的他。因此,他们之间,始终隔着一层被母亲故意设置起来的障碍,无法相通。而我,却狡猾地利用他们的这种隔膜,借以逃避他的种种责难和苛求。

那一年母亲与他,频繁地争吵,他们的感情,也在吵闹中变得岌岌可危,终于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

是一个阳光温暖的冬日的午后,我与一群同学在午饭后飞奔,很快地便头发散乱开来,像一个嚎叫的小疯子。他在人群里捉住我,将我拉到山坡上去,而后用不知从哪儿得到的一把小梳子,一下下地沉默又温柔地,给我梳着辫子。阳光透过稀疏细瘦的枣树的枝杈,落在我柔软的发梢,他粗壮的臂膀上,还有身边大片枯萎的草丛里;有某个爱炫耀的小孩子,在某个山顶上高歌。那一刻,身边的一切,在这种流蜜的午后光线里,变得静谧,温柔,恬淡,美好。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甚至觉得,我与他其实一直都这样了无隔阂地爱着彼此,且永远都不会被吵嚷的俗世分开。
然后便有人来送信,说让他带我去县城的民政局,母亲正在那里等他。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是来人提醒他,说林老师,别太难过,你还可以找个新的,丫丫跟着去城里读书,也没有什么不好。
我啪地站起来,朝他大喊:谁说我要去城里读书的!我要在山里玩,我要吃柿子,我不要跟小伙伴分开!他在我的叫嚷里,突然一把将我拉过来,对着屁股便是一通毫不留情的巴掌。我嗷嗷地哭叫着,高喊着妈妈救我!我要妈妈!”他突然在这句话里,失去了打我的力气。
那是他第一次打我,也是最后一次。
之后我便跟着母亲,去了县城,并很快地在舅舅的帮助下,到县城最好的小学里就读。我入学的那天,他搭乘别人的三轮车,跑了几十里的山路,来看我。彼时我刚刚下课,听到有人在门外犹豫地叫我的乳名,便生了错觉,以为是在山里的学校,飞奔出去,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