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足球比分,沙巴足球开户,沙巴足球直播

初恋,是一场撕心裂肺的痛(三)

来源:沙巴足球直播时间:2016-12-15 08:57:57 责编:admin人气:

我们开始了一个假期的愉快接触。我一直没明白家里的人为什么突然不爱管我和他的事了。于是我又重新放着胆子开始游走于我家和他家之间,大年28回家,大年初二又去他家了。一个月的假期倒有半个月和他在一起,每天窝在家里就是洗衣做饭,摘菜收拾屋子。可两个人在一起却怎么也不觉得腻。有时开着玩笑把他推倒在土里,和他滚到一块,有时也被他一把拉进灶台前的柴堆里,裹得一身是柴灰树枝。玩的无聊了也会惹他生上一回气,而自己却倒头呼呼大睡,醒来以后又把他哄好。

情人节是在家里过的,没有玫瑰更没有巧克力。南方的春天来的很早,樱桃花开得满山都是。我不是爱花的人,那天却缠着他要他送我一枝樱桃花,情人节可不能就这样随随便便就忘了。可谁知道他竟吝啬得不肯送我一枝俯仰皆是的樱桃花。急得我想跑回去拿砍刀把满山樱桃花全砍倒才解气。最后他不得不掰下一枝很勉强地递给我:“你知道吗?一枝花得结多少樱桃?花拿来又没用,到时老爸肯定会骂我的。”我才顾不得理他哪,忙着得意地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一边说:“切!你爸才不会说我呢,就你小家子气成这样,过情人节什么都没表示,给你要一枝这漫山遍野都有的花,你还这样,而且到樱桃成熟的时候,我又吃不了,就当我提前享用了得了。快回去找个瓶子插上,别蔫了!”

新的一学期开学的时候,我是带着满心的喜悦和幸福去学校的。开始我们还每周坚持写一封信,但后来渐渐他的信少了,我理解他工作忙,又是教毕业班的,所担的责任是比较大的。他不怎么给我回信的一个月里我还是每周给他寄一封信,要不就常常翻出他以前的信来找点安慰。但我始终不敢看他的第一封信,因为后来每次看,每次还是照样要流泪。

4月份我生日的时候他给我寄了一百块钱来,以后的两个月都没有消息。刚开始我还巴巴的盼着他的信,到后来一想到他还没有消息,眼泪就汩汩地往外冒。室友都劝慰我他肯定是太忙了,没时间,可我总以为如果连爱一个人的时间都没有了,这生活都乱成什么样了。

有一天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母亲又提起了他。听她的口气好象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再问时她有闭口不谈了。但我还是知道了大概,我知道我母亲的专制又复辟了,他像受伤的幼狼一样再不肯露面了。我接二连三写信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他觉得太委屈受不了了就干脆放弃吧,我也受不了你老这样一声不吭地独自忍受折磨。既然咱们已经是恋人就应该有难同担,可你什么也不让我知道,这叫我到底怎么做嘛?他还是没有回信,我想此时我再怎么刺激他他也不会给我回信了,那一阵子我是觉得我们之间真的完了,连这样的大的事情也不能一起面对,他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唯一可以和他同甘共苦的人呢?罢了罢,我的心已经疲惫到极点,我也受不了了。

七月初,为期十天的军训快结束了,我突然收到他的来信。本来我应该非常高兴的,但看他的信以后,我震惊了,他说他现在和一个叫二娃的男生打得火热,他说他只有和他在一起才觉得安全,他说他们俩现在谁也离不开谁甚至比和我在一起时的感觉还好。他们天天吃在一起,睡在一起,见不着他他心里就发慌,别人笑他是不是同性恋呀,他说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很依恋他……盼了三个月的信,等来的就是丝毫没把我放在心上的信,他怎么能、怎么能堕落到这地步呀?难道我有什么对不住他的地方吗?难道他真的生活得如此惨烈吗?我又哭了,穿着整齐的绿军装在军训的场地里,在一大帮教官同学面前,止不住地放声痛哭生活怎么能是这样的呀?他怎么可能就成了同性恋呀?那我和他之间到底算是怎么回事呢?我宁愿听到他说他爱上了一个女生也不要听到这样的东西……

军训最后一天会操,一大早我们就整装待发。中午的时候我从宿舍及匆匆赶到操场却突然冒出一个人来把我一把抓住,我一回头竟然看见是他,我说不清楚当时是怎样的心情,我几乎不知道说什么好。他为什么每次出现和消失都不会事先通知我,家乡离这里那么远,他从来没有来过,怎么就这样轻易找到了我呢?他看着我的时候很不自然,他说他是碰到了他初中的一个同学,说我们在军训,叫他在操场门口等肯定能等到。我真想狠狠咬他几口,好好惩罚他这么一段时间来让我担惊受怕。

但我没有时间理他了,马上就集合了,我把他安排到操场旁边坐着等我,然后我就回队伍去了。

晚上是按原计划和一大帮朋友聚餐的。明天就可以离校了,大家早约好在今夜狂醉。但他好象对我们的活动丝毫不感兴趣,平时很能喝酒的他的现在是滴酒不沾,席间还把我逮出来和他聊天,我是友情爱情难两全,分身无术,而且他这样一来,我的朋友就可能对我有看法了,我的男朋友这样,是看不起他们呢,还是对他们有什么意见呀。我没有办法,毕竟他来是客,我有责任好好陪他。

接下来两天我一边要陪着他,一边要做下乡支教的准备工作。虽然他来看我我很感动,但我最终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特意来看我,还是因为到这里买书而顺路来看我的。他和我在一起从来没有那样别扭过。以前能在一起的日子,我们都很开心,很快乐,从来没有拌过嘴,也从来没有谁生谁的气。可这次不一样了,他还老是惦记着他的那个男朋友。我要他陪我下乡支教后再一起回去,可他笑我们是吃饱了撑的,他天天呆在乡下早就受够了那种环境,现在好不容易出来,还跟着你们瞎打瞎闹,他讽刺我们说我们无聊,别以为凭借着对农村的一腔可怜就能给他们带去什么。如果要你们像我那样在在乡下带一辈子看你们乐不乐意。

我动员不了他了,可他的冷嘲热讽也让我很受伤,他说的话虽然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我觉得这话从他口中说出来我还是受不了。我们下乡可是费了好大一番劲,组织了100多号来自各个高校的大学生准备下乡大干一场的呀,竟然被他骂得一无是处,我真的很难过,连的男朋友都不理解自己,也真的太失败了。既然说服不了他,我也不会就那样轻易放弃我的理想,跟他一起回去。一气之下我说要回你先回吧,不去拉倒,用不着这样冷嘲热讽。把他送上车以后我才如释重负。

走到这一步,我没想过我们还有未来。爱人变得如此不可理喻,我真的无法释怀。他前脚走,我后脚就给他写了一封要分手的信,但我没有寄出去,我还是不想这样轻率地下最后的决定,他来也许因为是心理不平衡,所以和我的环境格格不入。他原本是可以和我们平起平坐的呀。我理解他,但我又不甘心就这样妥协,我得看他的表现。他的生日又快到了,上一个生日我就没能陪他过,而这次呢?半个月回校后,我希望收到他的信,要我回去陪他过生日的信,可没有,什么都没有,我很生气,难道他就真的把架子摆得如此高,一点都不肯低下头来为我们的关系改善努力吗?算可吧,每次都是我先就范,我不干了,随便吧,这样的人太让我失望了。我呆了三天又下乡了,和我那帮仅用10天就培养起感情来的学生一起度完这个暑假吧,其实也挺好的。

可没想到的是,那一次完全是个误会。他其实给我写了信的,而那封信我则是在第二年的4月份才收到,也就是那封信让我们走得更远了,也成为我们关系不可再扭转的关键的信。我后来收到那封信时,都气得快晕了,老天怎么这样捉弄人呀,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我和他的缘分就因为这封没有及时收到的信而彻底完蛋?

我们后来是有联系的,但因为那次太让我寒心,我已经对他的任何来信没有什么感觉了。就当他是个朋友吧,也不会再那样痛那样受伤了。但我们还是保持着恋人的身份的,没有谁提出来要分手。我曾经答应过他,无论我们是否能走到一起,但我会熬过大学四年不谈恋爱,所以和他分不分手对我们来说都不是主要的。

他还是那样忙,还是那样偶而才来一封信,信的内容倒还颇亲昵,但那已经不重要了。后来在放假的时候我跟他说大学里有个男生追我,我该怎么办?他马上变了脸,问我发展到什么程度了?我说我没有答应他,但也没有回绝他,我希望看你的态度,因为你对我不冷不热,我已经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他求我说你不要答应他,我以后对你好,以后常常给你写信,打电话都行,但你一定不要和他好……我说行吧,毕竟这么长时间来,我们虽然感情已经很平淡了,但机会我还是优先给你的,我就是恨你老是那样的态度,让我心里没底儿。他说不会了,他会改的。我说我再相信你一次吧,但仅一次了。要不然我也不守我的承诺了。

可后来他还是以忙为借口并没有引以为戒,到了2000年元旦,我觉得新千年应该有个新的开始,我要把他彻底忘记,我不再相信他了,因为他总以为我什么妒内迁就他,已经形成习惯了。女生总是需要被人疼的,我受不了总是付出得不到回报。虽然说爱是付出,可我已经到极限了,我还隐约感觉到他其实已经背叛了我,他在学校里边还有其他的情人,因为他的情书被我看见了,那是他在给我的信中从来没有过的柔情。我是比他大,我感觉我一直是在呵护一个小弟弟,该是我自己解放自己的时候了。说实话,我在看到他的情书时我已经没有了醋意,我一向对他都很宽容,他和其他女生怎么,样,我即使同说了也常常能够原谅他。别人说爱情是自私的,而我对他从来都很宽容,我怕因为我的嫉妒反而失去了他。也正因为他摸熟了我的脾气,所以才得步寸进尺,也才觉得我不会离开他,就是他家里的一样东西,可以不闻不问。

他不相信我会跟他分手,收到我的信时他根本没有引起重视。他打电话来问我这是真的吗?那一次我是唯一一次很严肃地跟他说是真的,可他依然不信。他后来说他是进城考试,偷空给我打电话的,难道我就这样对待他吗?我想我是该感动吧,我放软了口气,但我主意以定,我想我是说了的,随便他这样理解吧。后来我依然以很轻松的口吻跟他说话,以至于我的室友笑着问我们,你们这样也叫闹分手呀?我说,是呀?但我还是喜欢和他那样说话,像孩子一样开着玩笑,没必要弄得挺惨烈的,好聚好散嘛!又到寒假了,他居然在大年初二的时候去我们家给我父母拜年,那天我没在。我母亲他们收下东西了,也许他们开始接纳他了吧,我也不知道,但我此时已经不再想着和好的事了。我母亲说你要是不跟人家好了,就把东西给还回去,我们当时接也不好,不接又太伤人家的心,他是和他一个朋友一起来的。我说我知道怎么处理这事,东西你们也不用还了,两年来也就怎么一点礼物,我给他的远远不止这些。

后来我去他家了,在一个昏暗的下午。我准备说完话我就走的,可他母亲硬把我留了下来,叫我吃完晚饭才走。他母亲不知道我们已经彻底散了,我不想伤她老人家的一片心,让他的儿子自己跟他交代吧。他母亲一直很心疼我,比他对我可好多了,我没有勇气跟她说我和他儿子已经完了,随便扒了两口饭我就闹着要走了,天已经完全黑了,乡镇上一般很少有车进城的,但我还是冒着可能赶不上车的危险执意要走,我如果不走的话,我在那里没有住处,我不可能还跟他在一起,那叫真同床异梦。

他把我送出山坳,但不让我再走了。他说你真的下了决心了?我说是的。他说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吗?我点了点头?他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我说你怎么应该知道?他说你还是答应了他?我说我需要一个避风的港,他能给我很多你从来不肯给我的东西。他说你再给我一个机会吧,我真的从来没向过你会离开我,你给我嗲时间好好想想,我说不用了吧,我已经给了你很多机会了,可你从来就没有珍惜过,你就觉得我怎么也逃不出你的掌心了。他没有话说了,但还是死拽着我不放,他哭了,很无助地哭了,这是我看见他真的放声痛哭,我母亲把我接走那次,也许是没有机会,他没有流泪。我此时想着林忆莲的那首叫《领悟》的歌,歌词是看着自己曾经爱过的男人像孩子一样无助……我想我是那样的心情,但我帮不了他。我也哭了,我们哭得抱成一团……

最后我还是走了,尽管他几次把从我们身边经过的很难得出租车赶跑。我说要不你陪我走路回去吧,他不敢。最后好不容易又一辆车来的时候,我招手叫司机停下来,在那一秒钟他一下用了很大的力将我摔到路边,不让我走。我差点没站稳,但我还是走了,迅速逃离了他……

后来他有了新的女朋友,我在一年后又和他碰上了一次。他说他和她没有真正的感情,他们是相互利用,因为在那个地方要找到一个适合的结婚对象并不容易,那女孩也是师范毕业,家境比较贫寒,还有两个抱养出去的妹妹。他们住在了以前,但常常吵架。他父母也不太喜欢她,包括他的同学都说她不如我好,都不太喜欢她。我听了什么也没说,我知道我没有任何理由再跟他出什么主意,我说我希望你过得好,自己的事情自己心里才明白,别人替你拿不了主意的,你看着办吧,不要委屈了自己有饿部要伤害了别人就好。他说他是想过要和她分手,但他觉得忍不下心,他也是她第一个男人,他已经辜负了我,他不能再对不起第二个好女孩了。我说这样就好了,但你不要再象像以前对我那样去对他就好。他点了点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他问我现在我和我的男朋友怎么样了,我说我们很好,他很疼我……

后来我和我男朋友还是分手了。我大学毕业了以后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我的那个男朋友比他对我好,但是他最终还是不属于我,我们在一起常常吵架,我不喜欢他窝囊的德行。而且我知道我答应他其实是我心里空虚,我虽然也有一段时间好象很依恋他,但有很多原因我们还是走不到一起。毕业了,我什么都没有了。

他和那个女孩结婚了,我和他们都有联系,而且那女生好象挺尊重我,也常常给我打电话讲他们的事情。我以为从此我可以和他们都成为好朋友,但是我善良的愿望还是被破灭了,在我觉得我可以去拜访他们的时候。

那天我和和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去的,去之前没有和他打招呼,一直到了他学校的时候我才打电话跟他说。我好象一下很犹豫,他问你来干什么呢?我说不是你邀请我来的吗?而且她也邀请了我的呀?他不好再说什么了,我厚这脸皮进了他们的新家。房子很小,但比他们才开始几个单身汉挤在一间破屋子里好了不知多少倍。他妻子上班去了,等她回来我终于看清楚了她。的确是个比较清秀的女孩,而且也很大方,对于我们的到来也很热情地欢迎。但是他好象总觉得很别扭。

吃饭的时候,我们喝了很多酒。几个朋友都能喝,连那个他的妻子也能喝。我那天其实真的是心里高兴,看着他们挺般配的样子,我一点也没觉得嫉妒,我希望他们能白头到老。我一不小心喝了很多,然后醉了,那么多个人中就我一个先倒下了。回到他家里的时候,我开始哇哇地吐,他妻子很有耐心地照顾我,而他却始终不敢正眼看我,在他以为我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他很亲昵地搂着他的妻子说:“老婆,我永远只爱你一个!”我是醉了,可我依然很清醒,我知道他就是想在这个时候对他的妻子表明他的忠心,但他不知道我为了这一句话有多伤心,他可是从来没有对我说过这么肉麻的话呀,我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骗了一样泪如泉涌。但我还是没有哭出声来,我理解他,我总是那么能理解他。我知道他是怕我影响他和他妻子的关系,怕我把他破坏了他们新婚的幸福。

酒醒以后我想说说我的心里话,我是真心希望他们好的,可他最终没有给我任何可以和他单独谈话的机会,他说,人家已经做到这地步了,你到底还想怎样?噎得我没有任何再向说话的欲望了。我强忍住了眼泪说,行吧,我知道是我该永远消失的时候了,我祝你们幸福,永远幸福……

我没想到他最终还是不了解我,最后还是以他自私的利益将我从他的生活中驱赶了出去。,可我不明白的是,就在我出现在他家的前两天,他还去城里打电话约我出去玩。当然我们没有谈什么过去的事情,但我觉得我可以和他们都成为朋友的时候,他却无情的拒绝了我。再没有这样不被理解的伤心了,为什么我时时刻刻都为他着想,最后竟落到被人家看成第三者的地步。这无形中应证了一句话:从友情到爱情容易,从爱情到友情太难,太难……

后来有两次我在街上看见过他们,老远地我就飞奔落荒而逃……(完)